您现在的位置:网站首页 > 科技 > 媒体:讨论“安乐死”前 先把缺失的死亡教育补上

媒体:讨论“安乐死”前 先把缺失的死亡教育补上

时间:2019-07-11 14:43:17 来源:网络整理 作者:刺客 阅读:2102次

据《中国纪检监察报》报道,黄泽春在纪检监察机关任职多年,对党的纪律和规矩十分清楚,他表面上也对纪律十分尊崇,在多个场合告诫党员干部坚定理想信念、坚守底线,甚至常常“以身作则”,上交红包礼金。

外交部回应孟晚舟被逮捕:要求立即释放被拘押人员

从上世纪90年代开始引入安乐死的概念,我国对安乐死的讨论已经超过了20年。有人说这是对病人的解脱,有人则认为这是彻底的谋杀。20多年间,对于“死”,对于“安乐死”以及“能否选择安乐死”,国人没有一致的意见。

于是,对于危重濒死的家人,很多家庭宁可痛苦地让他活,也不敢有尊严地让他死。因为面对着前述的法律、伦理、社会、家庭、观念等的系列争论,谁都难以在生命的长度和质量中作出选择。电影《天道》中的大哥的一番话很有代表性,“就算是父亲是植物人也不能拔管子,我是长子,我不能让别人说我们做儿女的不孝顺,不能让人家背后戳脊梁骨。别说家里还有点钱了,就是砸锅卖铁也得保住爸的这一口气。”

因此,立法部门对安乐死一直保持着谨慎的态度,没有打开合法化的切口,所以,给病人实施安乐死是违法行为。对实施积极的安乐死的行为,应以故意杀人罪论处。

因此,当前,开展积极有效的死亡教育显然更有紧迫性。这一点恰如白岩松所说,“中国人讨论死亡的时候简直就是小学生,因为中国从来没有真正的死亡教育。”

事件很简单,黄阿婆患急性心力衰竭和肺气肿,抢救后靠插呼吸管维系生命,随时可能死亡。丈夫徐大爷不忍心妻子受病痛折磨,就伸手将插在患病妻子咽喉里的呼吸管拔掉……所幸的是,徐某的拔管行为被现场医护人员及时发现。经紧急救治,拔管行为没有造成无法挽救的后果。

2015年至今,作为锂电产业核心原材料的碳酸锂,已由3万元/吨飙涨至16万元/吨。被市场价格所激活,在自然环境艰苦恶劣的青海盐湖,盐湖提锂的攻关者们终于从十余年的奋进、煎熬与孤寂中探出头来,发现他们掌握的技术将价值千金,由此开启了大规模产业化的最后冲刺,期待着加入与矿石提锂企业的全面竞合。

生命权是基本的人权,也是最高的人权。在步入老年化时代的今天,我们应当学会面对死亡,既要有质量地生,如夏花般灿烂;也要有尊严地死,如秋叶般静美。然而,“安乐死”是一个复杂的议题。在相关配套制度以及现实条件还未具备的情况下,法律不可能允许“安乐死”合法化。

在14日例行记者会上,台“国防部”发言人陈中吉表示,当天因为下午下了几场雷阵雨,自由广场地面湿滑,因为现场人多,台军基于安全因素,不得不一再修正才造成多次上板车的动作,好在车辆最后也都顺利驶离了。

1月18日的事情,大家应该都知道。台“民航局”表示,暂不予核准大陆东方航空与厦门航空的176班两岸春节加班机;按照惯例,1月29日,台湾当局该就“暂不核准”的两岸春节加班机明确表态了,但现在台当局态度依然很暧昧。

可以看出,安乐死是一个有着医学程序和医学伦理的科学命题。不过,安乐死却又不仅是一个医学的问题。在任何国家,安乐死都涉及法律、伦理、社会、家庭、观念等等的系列争论。换言之,个体生命自医学上出生的那一刻起,他的肉身就承载着多重的附加元素,重新定义和规训着他的一切,包括死亡。

试点是改革的重要任务,更是改革的重要方法。试点能否迈开步子、趟出路子,直接关系改革成效。要牢固树立改革全局观,顶层设计要立足全局,基层探索要观照全局,大胆探索,积极作为,发挥好试点对全局性改革的示范、突破、带动作用。

□蔡斐(西南政法大学副教授)

安乐死,从医学伦理学的角度来看,一般是指患有不治之症的患者在危重濒临死亡状态时,由于精神和躯体处于极端痛苦之中,在本人或亲属的强烈要求下,经医学鉴定、有关部门认可,用医学的方法,使患者在无痛苦状态下度过死亡阶段而终结生命的全过程。

熟悉历史的人都知道,眼前的美国就是个活生生的例子。

该书收录了从1931年“九一八事变”爆发的第二天起,直至1935年12月间,日本关东军以《满洲事变情报》集形式,送呈给日本陆军省和陆军参谋本部的军事机密档案。

生与死是一组对立的矛盾,谁都无法避免。就中国家庭来说,对于新生命的诞生,全家会全力以赴做好准备。但对于死亡的话题,很多家庭是讳莫如深,并不能坦然面对。学会了优生,却不懂得优死,是一种不负责任的死亡教育观。甚至在很多人眼里,死亡表征的神秘性、不可逆性、不可知性,代表着一种令人恐惧、给人威胁的力量。

“作为证券市场参与的重要主体,中介机构在其中所扮演的角色也将随之发生转变。在核准制中,中介机构通过其自身的专业知识及能力为上市公司提供相应的服务,而能否成功上市需要通过发审委的核准。在利益驱动下,中介机构会以成功通过核准并上市为目标,这也导致了此前出现过中介机构帮助上市公司造假的案例。”湘财证券研究所宏观研究员祁宗超6月21日在接受《证券日报》记者采访时表示。

“宝成铁路涪江大桥纵向承重力足,但若洪水达到桥梁位置,横向冲击力可能将桥梁冲偏甚至冲垮。”据中国铁路成都局集团有限公司相关负责人介绍,“这是成都铁路局自上世纪50年代成立以来,第一次使用‘重车压梁’这种应急手段。”

近日,“八旬老人不忍病妻受罪拔呼吸管”的新闻再次引发了大众对安乐死的讨论。

与此同时,我国已开始探索以金融资本撬动扶贫开发。国务院扶贫办主任刘永富表示:“我们现在一年的专项扶贫资金400多亿元,平均下来一个人只有几百块钱,靠这脱贫显然不够。要把这笔资金放大,撬动金融的钱。”

外围网站